只剩下勇敢

假期,作息更亂了,昨天賴床賴到中午,所以晚上怎麼也睡不著。
撇下美劇,撿起看了三分之一的《那時候,我只剩下勇敢》,試圖用文字催眠自己。
不過眼睛雖酸澀,人卻是清醒的,
女主人翁沒有提早離開步道放棄她的行程,
我也追趕著文字,試圖一樣有始有終的讀完行程結尾,
睡眠障礙似乎愈來愈嚴重了。

登山靴意外掉入深谷的開頭,蠻吸引人的,
我對她如何堅持走完全程感到好奇。
但之後關於她26歲人生的遭遇種種……老實說,我很忍耐的看過去……
唉,誰人無坎坷,畢竟都快半百阿珠媽年紀的我,不覺得她的人生有多大難題。
雖說這是作者走了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(Pacific Crest Trail),
試圖尋回自己正軌人生的歷程,
但主人翁人生的問題,真的引不起我的共鳴。

不過,追趕著她的行程,
閱讀著一個生手艱苦徒步過程中所遭遇的難題,我倒是有感覺的。
想起高中時颱風後救國團拓荒行程,走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、大腿抽筋又沒水的忐忑;
和JJ在上高地黑暗中差點迷失在森林步道的恐懼,
這些小災小難小case就足以是人生的震撼教育,讓我人生記憶深刻了,
何況作者堅持走完一千一百哩(1770公里)全程的毅力、面對荒野與困境的勇氣,
以及身為女性一個人獨行、面對自我的堅持,
作者這趟行程還是叫我極度佩服、自嘆弗如的。




創作者介紹

Weedy Garden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