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F0124

這兩天上下班車途中,總是戴上耳機,本能的閉上雙眼。身體的不舒服,讓人亟欲想與周遭的嘈雜隔離。但捷運板南線車行的噪音,讓人即便戴著耳機也難受。出了捷運,耳朵裡Club 8 “Mornings” 那股清冷疏離,讓人覺得空氣似乎跟著冷冽了些,腦袋清明了起來,也開始覺得走動時的街景、擦身而過的人,隨著耳中音樂都變成了流動的風景。

從高中搭台汽通學時我就喜歡搭車看風景聽耳機音樂,因為很有「旅行」的Fu,但也因此造成了現在聽力有點耳背。但真正踏上自助旅遊的路途時,背包裡可以捨掉的體積與重量,我絕對捨掉,包含音樂。如果那時的音樂載具可以像現在這麼體積迷你、記憶巨大,就沒有取捨的問題了。

看到一位網友寫道「冬日黃昏北海道的巴士上,雪的白,樹木的黑,如蒙太奇映像般,一幕幕快速流轉過車窗,而耳裡流動片刻的音樂,像時光....的水流.....」,胸口不禁湧上一股溫熱,因為完全可以體會那種感動。

雖然過去幾趟旅行少了音樂,但聽覺有時相對的敏銳、鮮明了起來。美馬牛田園散步路程中遠處傳來的布穀聲,風吹動麥穗葉片的摩挲聲,下午六點美馬牛小學的「念故鄉」音樂,松本車站如叫賣般的站名放送,信濃大町的紅綠燈提示音「早春賦」,安靜到自己的呼吸、腳步聲都成為田園散步的記憶一環時,音樂的缺憾早已被另一種聲音的感動所取代了。
創作者介紹

Weedy Garden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