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703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幾年前看了堤幸彥導的「戀愛寫真」(靜流──廣末涼子飾演、誠人──松田龍平飾演),讓我對攝影取景的角度和速度的觀點有一些些改變,加上配樂有幾段很悅耳,所以印象蠻深刻的。

之後在書店翻了幾頁日本純愛小說人氣作家市川拓司的中譯本《戀愛寫真──另一個故事》,咦?!不僅書名和堤幸彥的片子同名(當然也是因為這一點才去翻這本書),男女主角的名字和某些情節場景也和堤導的片子情節相同,當時沒怎麼搞懂兩者之間的關連,小說想當然耳也不會買回家看,還以為是堤導取材自小說呢。

去年底知道「ただ、君を愛してる」(中譯:現在只想愛你)這部電影,是將市川拓司的這本書搬上螢幕,那時我還覺得奇怪,心想:都拍過了還幹嘛再拍?雖覺得奇怪,也還是不求甚解。直到前陣子聽說這部電影要來台灣上映,才給他認真地查了一下,這才搞清楚之前我把他的次序給弄反了。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週六晚餐想把前陣子買的虱目魚皮拿出來做涼拌,不過手上沒有做法,
所以臨時上網抱佛腳找做法配方,
但已屆晚餐時間,爹娘正等著吃飯,所以倉促之下也沒找著,
好吧,只好隨便試試,
「涼拌」還是之前聽同事說這樣QQ的很好吃。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在捷運站等車時,
一位國語不太純正的男子上前問捷運路線,
他:「請問......要到台大醫院,要搭這邊的車?還是另一邊?」原來是香港仔。
我:「這邊」,還指著正在等車的月台方向。
他:「哦,這邊啊,多謝!」轉身呼喊另一男子同伴「這一邊才對!」
我:「搭到台北火車站那一站時,要下車換乘另一路線。現在這個是藍色線,你要搭乘橘色線,往新店或南勢角的路線都有到達,只要再搭一站就到了。」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


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      *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明晚要去參加「SabaFish實驗廚房」的虱目魚美食饗宴,蠻期待的。
虱目魚對我們家而言有別於一般的意義,
更重要的是,這是我第一次完全不用擔心魚刺,
而可以盡享美味虱目魚的初體驗。

看著同事資料裡寫著: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最近msn上有個公益小活動,雖然辦法裡說對話的一方必須是在美國使用Windows Live Messenger 8.1,才能被計算對話次數完成公益捐款,令我這身在台灣的響應者頗有不滿。不過,一傳十、十傳百的葡萄藤傳播效益,總會碰到有人的朋友是在美國的吧!

不過我還是樂意轉貼這個活動辦法,大家愛自己之餘,也要愛愛地球村上的其他弱勢團體及大自然喔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26歲的日本作家澤木耕太郎與朋友打賭著,要花半年時間從印度德里一路搭巴士旅行到英國倫敦,然後在倫敦的中央郵局打電報告知當初打賭的友人說:我成功了。賭金先付當成旅費,沒成功的話,回來賭金加倍奉還。因此,連同自己以前出書的版稅湊一湊,澤木湊了一百萬日幣的旅費。

他先飛到了香港,因為從香港轉機德里的機票比直飛便宜許多。沒想到就因此,澤木踏上了比原先預定還要更長的旅途,從香港一路往下展開清貧自助旅遊,搭火車、巴士,住最便宜的旅館,陸續探索了泰國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,並在此碰到歐洲其他自助旅遊年輕人,領悟了「何必趕路」的精神,陸續的往尼泊爾、印度德里,之後一路搭乘當地最底層居民會利用的各種不同巴士到達巴基斯坦、伊朗、土耳其、希臘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法國等國的幾個城市,碰上各式各樣的當地人與其他旅人,體驗各種嘗試,還經歷護照被偷、女友親自送錢等事件,最後花了一年三個月的時間才抵達英國倫敦。

這是日本分別於1996年7月、1997年7月、1998年1月分「熱風亞洲篇」、「向西去!歐亞篇」、「飛光!歐洲篇」三篇共三集推出的特別戲劇節目──「深夜特急」,每集都花了30~40天以上的實地拍攝製播而成,由當時剛嶄露頭角的大澤隆夫飾演澤木耕太郎,聽說拍攝期間大澤隆夫數度經歷脫水、胃痙攣等症狀才順利完成。戲劇播出後引起蠻大迴響,還隨著戲劇出版了《劇的紀行》。整個劇情就如旅遊探險頻道的勇闖天涯一般,井上陽水唱的主題曲「積み荷のない船」很好聽,有興趣的人自己去找來看吧。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7) 人氣()

看完導演古根漢與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共同創作的紀錄片《難以忽視的真相》(An inconvenient truth),心中一股欽佩的感動,取代了對未來全球暖化環境的恐懼。「全球暖化」的確是一個道德的問題、一個勇氣與行動的問題。



全球暖化現象已被諸多媒體所報導,而近幾年的氣候異常也特別明顯,有些地方已受其害;然則諸多不小災難,才只是序曲而已,絕大部分的地球公民,卻仍像涼水煮青蛙一般,以為那是專家的事。媒體說:幾年後馬爾地夫可能就被淹掉不見了。那麼,你想台灣剩多少?

葛芮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